icon
当前位置:

南北朝女子是怎么化妆的?

  由刘亦菲、巩俐、李连杰、甄子丹、郑佩佩等人出演的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放出了首部预告片,刘亦菲的妆容引起热议。

  片中,花木兰被家人安排去相亲,从衣服到妆容都经过了精心打扮。不过,花木兰红红的脸蛋,涂黄的额头,黑黑的眉毛,眉间画有红色花饰,令网友直呼,这样的妆容,连“神仙姐姐”也撑不住。

  花木兰的形象最早是出现于南北朝时期的乐府诗之中,但她的妆容不符合史实,甚至有网友吐槽:“这难道是一部穿越剧?”

  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一名专门从事中国古代妆容仿制以及妆品复原的人士,她指出木兰的妆容实际上是模仿唐代妇女的妆容,而郑佩佩饰演的“女德教师”的妆容更是“惨不忍睹”:“由于《花木兰》是个影视作品,要考虑符合现代人的一些审美观念。不过,把脸涂得这么白肯定是不对的。中国古代妆容的白度与日本艺伎妆容的白度有很大差异:从中国古代妆品的角度来看,使用纯粉剂(类似散粉)的色薄,使用水溶粉锭(类似粉饼)的色重。即使是水溶粉锭也不会达到完全掩盖自身肤色的效果。”

  除了“底妆”之外,唇妆和胭脂也不符合南北朝的时代:“可以看到木兰和老师的唇妆都是满色的,中国古代唇妆不画满色,虽然不像唐、清这种唇妆边缘线明显,但是中间色重两边色薄,不应该存在一致满色的状态,从审美的角度来说樱桃小口是中国古代的主流。另外,郑佩佩的胭脂涂得实在是太丑了,中国古代妆容里的胭脂大多打在眼框向颧骨过渡,延伸至面颊,这叫做面若桃花,而郑佩佩的胭脂让我想起了埃及艳后。”

  《木兰诗》中有云:“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其中,“花黄”指的就是额黄妆,“额黄”也叫“鹅黄”“鸭黄”等,是一种古老的面部装饰,它是用黄色颜料染画在额头,所以叫“额黄”。南北朝时,受佛教文化影响,女性以佛像妆容为美。一些女性还从佛像上受到启发,将额头涂为黄色。

  据张萱《疑耀》所说“额上涂黄亦汉宫妆”,所以“额黄”应该是起源于汉代宫廷,在魏晋南北朝流行于民间。

  李商隐《蝶三首》诗中有:“寿阳公主嫁时妆,八字宫眉捧额黄。”梁简文帝萧纲的《美女篇》中也说:“约黄能效月,裁金巧作星。”

  除了把额头涂为黄色,还有把黄色硬纸或金箔剪制成花样贴于额头。由于可剪成星、月、花、鸟等多种花样,所以又称为“花黄”。陈后主的《采莲曲》中就有:“随宜巧注口,薄落点花黄。”

  其实,早在战国时期,女性就开始涂粉化妆了。汉代以后,涂红妆者日益增多。红妆的原料多为胭脂,和铅粉、米粉并用,涂在脸颊上。有涂得比较艳丽的晕红妆、桃花妆,也有斜红妆。

  另外,在预告片的开头,一座圆形的客家土楼让人一秒钟出戏。因此也有网友感叹:“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福建人”。

  实际上,福建土楼产生于唐宋元时期498888王中王!现存最古老的土楼是永定县湖雷乡下寨村的“馥馨楼”,它建于唐大历四年(公元769年)。而木兰所处的北魏时期,则是公元384到534年,比土楼出现的最早时期都早了几百年。不过当时的土楼为方形,而电影中出现的圆形土楼多为明代之后的建筑。

  此外电影里面出现“椅子”也不符合史实,只因中国古代大部分是席地而坐,一直到唐代才有“胡床”的传入,也就是发展成后来的“椅子”。封面新闻记者闫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