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当前位置:

当初吓坏瑞士钟表业的 Apple Watch如今怎么样了?

  挂牌藏宝图!美国专业钟表网站《出版的第二本纸本杂志封面故事是前苹果首席设计师 Jony Ive,这个企划当时在业内引起了一阵骚动。表界的人可能都不太喜欢 Jony Ive,首先很明显地是因为苹果推出了Apple Watch,挑战了高级表市场长久以来跟 3C 产业相安无事的生态,更糟糕的是当年他为了帮 Apple Watch 赞声而说了一句 ”Switzerland is in trouble;” Apple Watch 到底会不会为瑞士製表业带来麻烦当时还说不准,不过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一开始就摆出这种踢馆的架势无论如何是惹毛了一众老拳师,更何况他这句话戳中了这些老拳师心底深处隐隐约约的恐惧,是以 Jony Ive 一夕之间就成了表界裡的——讲大魔王可能有点夸张,但至少是个讨厌鬼的存在,也正因为如此向来硬派的 Hodinkee 会找上他做专访才会显得那麽格格不入。

  如今 Ive 离开苹果了,Apple Watch 问世也快五年了,当初的恩怨现在大家已经放下了吗?Well,打从 Apple Watch 发表的隔天我们就持续针对它可能会对高级表市场造成的影响作出了一大堆分析,事后回顾起来大部分的发展都算说中了,不过也有一些发展是当时没看出来的。

  智能手表的价位、用途和它塑造的使用者形象都跟动辄十几万起跳的高级机械表差得太远了,因此我们都认为它不会对钟表市场的主要价位带(10 - 20万以上)造成实质影响,关于这一部分我们是说对了,然而我们没看到的是千到万元智能表的确对跟它同价位(数左右)的传统手表产品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美国或是日本那些以这个价位为主力的品牌在短短数年间遭遇重挫,有的公司股价狂跌,有的则是被迫改变产品乃至于市场策略。

  如果要帮我自己辩解的话我会说不满万元的入门价位原本就不是我们的守备范围,然而在这个价位的震盪某种程度上却也动摇到了我们关心的中高价位。Grand Seiko 在美国的突飞猛进就算是这波蝴蝶效应下的结果之一。GS 自从 2017 年成为独立品牌以来就积极拓展国际市场,其中北美尤其是他们收穫最多的地区,成熟的消费者加上众家专业媒体的力挺让他们的业绩飞快成长,不过仔细分析就会发现 Seiko 之所以如此著力经营他们中高价位的产品线(=GS)正是因为他们在入门价位带的销售受到智能表的挤压而下滑,必须要靠更贵的商品来补足公司的营收,而 GS 在这裡的成长连带地也影响到原本处于同一价位的其他品牌,比如说 Omega 或是豪雅,某种程度上确实有打破这些品牌长久以来的势力分佈,如果把这些全部都连起来的话,Apple Watch 的确是为瑞士带来了一些麻烦,只是可能不是以 Jony Ive 一开始想像的形式。

  最近我有一个朋友弃械投靠 Apple Watch 了,这人原本也买高级机械表买到几百万了,到了今年却毅然抛下了众多老婆投向智能表的怀抱。朋友改戴苹果表一开始也只是想体验一下它的身体监测功能,想不到这种监测纪录一旦开始了就会想要持续下去(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也有点实质上的健康需求),而为了维持这个纪录你就得一直配戴 Apple Watch,没有什麽机械表和智能表换著戴这回事(除非你一手戴一支,不过拜託不要)。他的这个叛逃忽然让我意识到原来智慧錶还具有这种「黏著」和「排他」的特性,以他的例子来说 Apple Watch 完全打破了价位的屏障,硬是将这个消费者从高级表市场挖到了智能表,而且在可见的将来还很难脱坑。这个发现让我对智能表的戒慎恐惧又多了一层,尽管像他一样的例子未必很多(或者其实很多人都是?),但一种具备高度黏著性和排他性的产品无论如何都是可敬可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