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当前位置:

东亚的发展需要突破历史瓶颈

  最近日韩之间在历史问题上的矛盾升级到技术贸易战。日本效法美国对中国华为实行贸易禁运的手法,对韩国实行了贸易限制措施,限制对韩国出口用于半导体制造的三种材料,致使韩国企业的生产受到严重影响。这不仅使中日韩合作受到严重威胁,就是东亚地区合作也遭遇严重挑战,往更深层次说,世界自由贸易体系都面临考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是因为东亚地区始终未能突破观念上的历史瓶颈。日韩的贸易冲突再次提醒我们,东亚未来要获得更大的发展,就需要解决历史瓶颈的制约。

  日韩在历史问题上的矛盾由来已久,且错综复杂。尽管美国和日本为遏制中国一再推行价值观外交,但韩国和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价值观始终无法统一。

  这次日韩关系恶化的直接导火索是去年11月29日,韩国院(最高法院)裁决日本企业赔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强行征用的多名韩国劳工。此后,由于日本政府要求日本企业拒绝履行法院判决,所以今年韩国法院就批准扣押了日企在韩的资产。

  日本的逻辑是,强制征用劳工等民间索赔问题在1965年日韩恢复邦交正常化时签订的《请求权协定》中“已经解决”。而韩方认定该协定没有终止公民索赔权利。

  事实上,由于强征劳工和强征慰安妇等问题虽然发生在战争期间,其行为也是为战争服务的行为,但因其首先是违反了现代国家共同的法律基本准则,其次,这些行为都不属于战争中无法避免的人身权利侵害,所以其赔偿问题与战争赔偿是分开的。与此同时,按照现代西方关于国家的理论和相关法理学说,国家没有权力替公民放弃自己的主张权。因为这等于国家剥夺了自己公民对外维护自身利益的权利。按说,一再声称自己是现代化民主自由国家的日本,应该非常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恰恰相反,日本政府在处理这类涉及普通民众的历史赔偿问题上,始终坚持以国家权力取代个人权利,坚持通过政府协议方式解决。在这种思想指导下,2015年12月韩日双方就慰安妇问题签署一个“最终、不可逆转”的协议。由于这个协议涉嫌国家剥夺了公民的主张权,因而遭到韩国社会的广泛反对。这导致日本原本想通过国家间协议解决问题,而事实上反而激化了日韩矛盾。

  不过,真正导致日韩在历史问题上矛盾不断激化的深层原因在于,一向高举民主、自由、人权大旗的安倍政府,对日本军国主义在历史上的行,始终采取开脱和翻案的政策。日本一方面以日韩间曾经的协议,认定日本无需对二战时强征劳工进行赔偿,另一方面又大肆推行历史修正主义,在二战受害者的伤口上撒盐。日本政府的这种恶劣行径,不断地激发着具体受害者的义愤,促使这些受害者通过法律手段寻求受害补偿。而其实这种寻求补偿的真正意义在于督促日本政府正视历史罪恶。而日本政府却偏偏采取了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从而使得矛盾陷入无解状态。最终,韩国法院采取了一种让日本人无法接受的方式判决了此案。

  其实,日本政府的历史修正主义态度不仅伤害日韩关系,也影响中日关系和日本与其他东亚国家的关系。而从更广阔的视野看,它也影响日本的战略定位和战略取向。而这种定位和取向都明显地不利于东亚国家的团结和共同发展。所以,从地区发展的角度看,日本政府是否能够尽早地走出帝国的阴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日韩都是美国的盟友,而且美国一直在推动美日韩三国军事同盟体系的建设,日韩双方关系紧张不断,显然不利于美国战略的推进。但人们一直感到奇怪的是美国为什么不能调解日韩之间的矛盾。

  其实,只要我们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日韩今天的矛盾是与冷战后美国推行的以亚制亚政策分不开的。通过占领-奴役,再利用被奴役者作为打手扩展势力范围,这是自罗马帝国时就开始的帝国扩张手法。英国占领印度后,大量使用印度人作为自己在亚洲扩张的工具,也是沿袭了这种做法。二战后,美国看似在亚洲扮演了部分国家保护神的角色,但实际上是通过这种所谓的“保护”实现了对这些盟国军事和外交的操控。

  冷战后,东亚普遍实现和解,和平主义和发展主义成了地区政治经济的主导潮流。但美国逆潮流而动,反而进一步强化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前沿部署战略,对亚洲一直在采取分化政策,以亚制亚成了美国亚太政策的基本方针。目前美国推动的印太战略,本质上也是这个方针的产物。

  美国这套战略在亚洲主要依赖的是其驻有重兵的日本。所以美国在冷战后一直推行强化日美同盟的政策,要将日本打造成美国控制亚洲的桥头堡。为此,美国政府对日本右翼保守势力采取了扶持政策,对日本的历史修正主义实行姑息政策,同时利用日本右翼对旧帝国的迷恋心理,推动日本国家向军事化方向发展,并积极打造日美军事一体化体制。

  出于这一系列的战略和政策,美国客观上支持了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的无理态度,从而使得日本在处理历史问题上,显得无所顾忌。

  此次,在日韩闹得不可开交之时,美国又火上浇油,提出了让日本加入参与朝鲜战争的所谓联合国军。这就是公然地要让当年朝鲜半岛的殖民宗主成为朝鲜战争的参与者。这已经是在彻底颠覆二战后的国际秩序,以及否定二战的反法西斯性质。所以,美国以维护自己霸权为核心的政策,正成为现实和未来亚洲动乱的总根源。对此,亚洲人民应该保持高度清醒的认识。

  东亚将是世界未来经济发展的重心。东亚众多的高素质人口,巨大的生产力和庞大的消费市场,决定了该地区未来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但是冷战后,真正使东亚地区得以持续高速发展的原因是地区的持续和平与稳定。

  过去东亚的思路是实现政治经济发展的良性互动,既通过政治和解促进经济发展,再通过经济发展促进政治互信,而后建立地区持久的的和平、稳定与繁荣。但是,最近这些年,在美国的推动下,一种古老的帝国叙事法则不断在地区内发酵。在自由贸易体制下的共同发展,被解释成了恶性竞争。多年自由贸易促成的产业链共享,变成了产业链遏制的武器。经济相互依存的关系,被用做打压对手的工具。日本不仅仅是在做法上仿效了美国,而且是在思想上展现了一种帝国式思维。这不但威胁到日韩关系的发展,也威胁到东亚地区的和平与繁荣。

  如果说全球化的第一阶段是西方帝国的扩张,第二阶段是冷战后市场经济的普及,那么第三阶段就必须解决共同安全问题。如果没有共同安全,则全球化无法继续深入发展。而要建立共同安全,就必须突破历史瓶颈的制约,摆脱西方的帝国叙事法则,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路,寻找我们未来的发展道路。(作者系资深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周报特约撰稿人)香巷六给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