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当前位置:

黄大仙救世报红如国旗白如玉 各色服饰添喜气

  从阅兵式民兵方阵的“金凤云中翱”女裙装,到群众游行“国旗”方阵的“汉白玉白”男西服……昨天上午,走过广场的36个群众游行方阵共有306套款式不同的服装,加上阅兵式民兵方阵、志愿者及合唱团的服装服饰,全部出自北京服装学院(以下简称“北服”)师生设计团队之手。这些服装体现了中国制造的质量和水平,展示了中国文化,体现了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也向世界展现了中国更强大的一面。

  昨天下午,北京服装学院现场演示了最具特色的52套群众游行方阵服装、2套民兵方阵服装、4套志愿者服装和12套制式服装,并现场启动了同款服装的首发,活动所酬得的款项将悉数捐赠给团市委北京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36个群众游行方阵,306套服装。从去年底接到任务开始,北服的设计团队围绕“扬国威、宣文化”的设计理念,遵循体现“自由、生动、欢愉、活泼”精神的方针,先后创作了万余个设计方案,共拿出5000多张效果图,再经过不断筛选、打磨和推敲,最终55个系列306款设计方案于8月成型。

  这次群众游行每个方阵的服装并不统一,仅“中华文化”方阵就需要三四十套款式不同的服装。据本次群众游行服装总策划、总设计,北服服装艺术与工程学院邹游教授介绍,今年的游行强调叙事式表达,按照时间顺序展示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发展历程,部分方阵的服装带有特定的时代印记。在这些服装的设计上,结合当时情况的基础上进行了部分艺术加工,加入了一些现代元素。通过服饰既要烘托出欢乐祥和、喜庆热烈的节日气氛,又要展现国人审美观念的进步和越来越自信的精神风貌。

  阅兵和群众游行服装既要与各方阵主题呼应,又要与整个庆祝活动的氛围和环境相协调,在功能上也要适应表演动作。以亮眼的女民兵服装为例,这套名为“金凤云中翱”的服装,色彩整体为“国旗红”,黄大仙救世报!靴子、腰带、手套等配饰均为白色,并用金色的扣子加以点缀,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服装整体款型为连身立领双排扣,既体现了中国元素也有军装的威严感,裙摆元素还保留了女性的线条美感,又能充分展现民兵的飒爽英姿。连体修身款会优化线条,也解决了方阵成员气质与身形差异的问题。帽型设计还做了修饰面部轮廓的改良。

  再如,群众游行“国旗”方阵中的白色男款西服,选用与华表相呼应的汉白玉白,衣服上纹样的亮度与衣服底色又有明显区分,方阵色块则与长安街地砖色相协调,充分考虑了不同天气下自然光线与周围建筑等环境的背景色调变化,达到和谐统一的视觉效果。

  “希望田野”方阵侧重反映改革开放时期农民的精神风貌,男士服装以立领对襟衫和长裤为基础,女士服装则搭配碎花上衣与长裤,经典传统纹样“谷纹”象征万物复苏、生机勃勃。

  服装有了好的设计方案,还要适合穿着的人。北服的服装技术支持组的任务就是“与设计对接,与群众相连”。在设计工作结束后,北服服装艺术与工程学院副院长郭瑞良老师等16人就投入到了与指挥部和服装企业对接的工作中。7月中旬起,测量小组开始进行一对一的量体工作,对合体度要求高的服装群体使用了三维无接触测量设备进行精准测量。同时,测量小组利用计算机程序对人体数据进行筛选、把控,确保无误;检验小组对服装质量进行把关,同步检验成衣生产工作;分发小组整理服装,进行统一分发。数据的修正、更改、统计等都要做到细而准,既要照顾到特殊体型,又要符合企业标准号的生产。多个方阵的5678套服装、鞋子以及2000条腰带全部放到北京服装学院集中分发,密切的协作使得团队成员高质量、高效率地完成了工作。

  邹游:去年12月接到了任务,组建了三十多人的设计团队,都是北服的老师,具体任务是要为36个群众游行方阵设计300多套样式不同的衣服,每个方阵的服装也不统一,仅中华文化主题的第二十五方阵,就需要三四十套款式不同的服装。

  邹游:要求是通过服装聚焦中国文化,同时要把新时代的时尚气息通过模特展示出来,可以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现代性转换的新尝试。

  设计要体现时代特色。每个人对这个时代都有直接的个人经验和感触,我们说体现新时代特色,不是简单地说东西是新做的,更多的是观念和精神上的开放,面对各方面的进步,张开怀抱接纳新的信息,体现出今天的中国这种包容度和现代性。

  邹游:出发点和表达的价值观都不太一样,平时会强调设计师个人风格是什么,但这次更需要考虑在各种限制因素下的发挥和输出,最大的不同是要考虑整体协调。这是广场艺术,一个方阵3000多人,观众从很远的距离看到的一个人就像一个像素一样,整体组合起来是什么视觉效果,服装的款式细节不会太清楚,但电视转播的镜头会推近,因此就要做到局部完美和整体完美相统一。

  北青报:“中华文化”方阵包括171名模特,和其他方阵相比,他们的服装设计有哪些考虑?

  邹游:他们穿的服装如果一模一样会显得呆板,如果每个人都不同,那又很凌乱,所以几个人一组穿着同款,通过一组一组的方式,体现丰富多彩。

  这个方阵是中华文化主题,如何用设计语言解读主题?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要面面俱到很难,需要找一些典型符号,从服装的图案、图形、形制入手,比如把一些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竹子、梅花、剪纸等元素放大,色彩上做了一些渐变的尝试,所有的设计汇总到一起后,要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中国的东西。

  中国传统服装有一些特别典型的服装形制,比如旗袍、对襟,一看就是中国的,把这些元素提取出来,但又不能照搬,不能做一个古装秀,我们希望融入新时代新的审美意味。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和现代的设计语言结合,通过对服装的廓形、色彩、图案全新组合,对主题进行解读。

  北青报:设计是个相对个人化的工作,几十名设计师聚在一起围绕共同的主题进行设计,平时是如何工作的?

  邹游:三十多人的设计团队,几乎每天都在一起探讨,都记不清碰了多少次,可以说三天一大会、挂牌大唐财富林鸿钧:特朗普贸易政策打击美企全球供应链,两天一小会,指挥部光服装的专题会我印象里就开了不下20次。设计团队开会到凌晨两三点是家常便饭,每个人都会发表意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着装经验,都有自己的审美,把不同的审美经验汇聚到一起,最重要的就是对不同的意见收集整理和消化。

  大家发表意见时可能就是只言片语,甚至是主观感受,比如这里色调偏冷需要换一换,那里加个帽子效果更好,有的人说要呈现生动欢愉的状态,很抽象,如何用服装把生动欢愉表现出来?小到一个纽扣、一个色块,每个人都可能有不同意见。这些抽象描述和细节调整,都需要落实到设计思路上。最后的作品就要能满足这些诉求,同时保证设计的品位和品质。

  邹游:最后的306套服装,是从5000多个效果图挑选出来的,而且这5000多个效果图已经是拿出来的成果,进行汇报的,没有形成最后成果的方案还有很多,每一个款式都凝结了很多人的心血。

  修改的次数没法统计,我们两三天开一次会,会上就要拿方案出来,提出修改意见,下一次会上就要看到修改后的成果,给设计团队的修改时间可能也就两天。我们开完会回来就和设计团队开会,调整、拿出方案、做PPT,节奏非常紧张,可以说一刻都不能耽误。

  北青报:群众游行方阵讲述了国家70年的发展历程,包含了很多历史因素,服装要配合这些主题,需要对历史等领域也有掌握,设计团队为此做了哪些准备?

  邹游:的确如此,这次的设计不能只从艺术角度考虑,不是简单的造型问题,历史、人文、地理,方方面面都可能涉及,每个人都不是专家,就需要不断学习。一些服装要体现几十年前的时代特色,比如上世纪70年代的服装什么样?必须参考历史,做大量功课,不能做出来后让人挑毛病。很多人没有经历过那些时代,就需要查资料做功课。

  邹游:那是肯定的,设计不只是设计好就万事大吉了,方阵第一排放哪几款衣服,一个款式放几件,整体效果如何,在设计时候是静态的,穿上走起来又是一回事。模特试装的时候设计团队都全程参与,亲眼看效果。一个人穿上和几千人穿上的效果也不一样,因此每次全要素彩排,设计团队都要参加。

  除了设计团队,还有专门的技术团队。服装设计完还要开发、制版、选材,样衣还要不断调整,这些都需要不同的人完成,有的服装厂动用了很多人为相关方阵制作服装,需要很多人的共同付出。